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医生锦旗,医生感谢锦旗,送医生的锦旗,做锦旗的价格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做锦旗的价格 >

锦旗 制作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无弹窗, 大婚

时间:2021-08-02 00:00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点击:
下午白梦蝶从总企业下班出来,看见吴文才站在企业门口。 白梦蝶十分吃惊,他这是来找她的? 吴文才一看见她的车子就立即不顾死活的扑了过来。 白梦蝶只好停下车,放下车窗玻璃
下午白梦蝶从总企业下班出来,看见吴文才站在企业门口。

白梦蝶十分吃惊,他这是来找她的?

吴文才一看见她的车子就立即不顾死活的扑了过来。

白梦蝶只好停下车,放下车窗玻璃冷冷的看着他。

吴文才又立即扑到车窗跟前,深情款款道:“小蝶,我的心里还是有你的,你知道我的签名是什么吗,是:你是风儿,我是沙,缠缠绵绵到天涯”

白梦蝶听了都要吐了,别说她是穿越而来的,和他毫无瓜葛,恐怕原主健在,听到这话也是莫大的侮辱。

是不是天下所有的渣男都这么自信,以为自己一招手,曾经爱他们爱得死心塌地的姑娘就会立即回头?

白梦蝶忙道:“打住!我和你毛关系都没有,你再敢把我和你扯在一起,信不信我弄死你!”

吴文才怀着渺茫的希翼打动白梦蝶,如果能够骗得她回心转意,他就能够从她手里骗到钱,把白洁拉回到自己身边了。

他太了解白洁了,只要有钱,她就会回到自己身边。

当然,他也做好了第二手准备,那就是白梦蝶不上他的当。

现在见白梦蝶不上当,他立即原形毕露,哈哈大笑道:

“你以为我会看上你这个小婊砸,我刚才那么做只是想骗你的钱,我哪怕喜欢一坨臭狗屎,都不会喜欢你的!”

白梦蝶平静的点点头:“我也不想要你这坨臭狗屎喜欢我,那样我会生不如死的,所以你喜欢白洁那坨臭狗屎是对的,物以类聚嘛。”

吴文才气得说不出话来,然后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:“你心里明明妒嫉我喜欢白洁对吧,故意强装不再乎对吧。

我就是要证明我喜欢的人是白洁,气死你这个小婊砸!”

然后打开随身带的塑料袋:“你看,这是什么?”

白梦蝶才不要看,那么臭,里面装的肯定是屎。

急忙把窗户玻璃给升上去,生怕吴文才把那些屎往她身上扔,这种事他是做的出来的。

白梦蝶猜测的一点都没错,吴文才就是打算如果她不上他的当,就把这些屎扔在她脸上。

不过他现在福至心灵,觉得这些屎有更好的用途,扔她脸上太可惜了。

他捧着那一袋屎,阴测测的笑着道:“这些屎是白洁的,我爱她,我连她的屎都吃的下去,我吃给你看!”

然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,心里特别解恨,自己表现出的对白洁的深情,一定会刺痛这个小贱人的心灵,从此痛不欲生!

谁叫她不像以前那样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,拱手让他骗钱呢,那他当然要让她生不如死,过着以泪以面的日子。

白梦蝶赶紧开车跑了,那画面那么恶心,她可看不下去。

她就不明白了,吴文才怎么到现在还坚定的以为原主对他有情,会因为他对白洁的绵绵爱意而崩溃?

原主早八百年就放下他了好吗,不然不会和江南在一起。

想到江南,白梦蝶发现他真是个好男孩,说过不破坏她和陈子谦的感情,果然信守承诺。

对他,她心里有些五味杂陈,她希翼他能爱上别的女孩,而不是苦苦恋着她。

吴文才吃屎的下文是,被白梦蝶企业的保安打电话报了警,警察把他送到了医院去抢救。

这件事在网络上疯狂传播,被白洁看到了。

她现在和吴文才一样落魄,被海涛骗光了钱,然后赶出了家门。

她虽然报了警,可是海涛做得很隐蔽,警方无法立案,骗钱一事不了了之。

海涛不仅骗光她的钱,还拿着她的这笔钱娶了个朴实的女孩子,带着他妈过起了温馨的小日子。

走投无路的她想去当站街女,却因为缺了一只手,人家嫖客觉得怪怪的,不肯去嫖她。

她只能靠着在垃圾桶里翻吃的过活,却没想到,碰到几个精神失常的流浪汉,用玻璃把她脸给画的血肉模糊。

幸亏被路人报警送到医院急救,不然恐怕连命都保不住。

白洁现在这下场,就象当年白梦蝶逼着她发的那些誓言一样:如果她说了谎,她以后会被老公戴绿帽,并且被赶出家门、还被人破相、当站街女都没人光顾!

原来举头三尺有神明,出口有愿,早知道当年说什么都不发这些毒誓,但是人生哪有悔恨药!

走投无路的白洁向吴文才奔赴而来。

社会救助虽然救了吴文才一命,可出院后他居无定所。

这天晚上,他正躺在公园的一张长椅上睡觉,被人给推醒了,以为是哪个好心市民给他送吃的,连忙睁开眼睛。

一张因为破了相而狰狞恐怖的脸映入他的眼帘。

他怪叫一声“鬼啊!”,狠狠挠了一下那人的脸,迈开一条人腿加一条钛合金假腿就跑。

却因为两条腿的材质不同,所以动作不太协调而摔跤了,从公园的斜坡滚下来,当场摔死了。

那个面目狰狞的人是白洁,她见出了人命,赶紧跑了。

很快就到了崔庆玉出嫁的日子。

白梦蝶几个好朋友全被拉去当伴娘。

崔庆玉穿着一身喜庆的大红色秀禾服,头顶插着陈景轩给她买的纯金凤钗。

化妆师要她稍稍抬下头,他好给她画眼线。

她忍不住抱怨:“你顶我这一脑袋金钗玉钗试试,头顶跟顶了一袋大米似的,抬头不容易呐。”

“就一会,等到了酒店就换造型了。”白梦蝶在一旁安慰。

宫雪琴端着一盘糕点在吃,冲着崔庆玉翻白眼:“真是把你矫情的,给你戴金钗玉钗你还嫌重。

我老公要是这么有钱,回头我让他给我脑袋上顶块金砖结婚我都愿意,谁动我金砖我剁谁手脚。”

崔庆玉坏笑着问:“你羡慕吗?”

宫雪琴道:“岂止羡慕,我羡慕嫉妒恨!”

崔庆玉欠扁道:“这种事情我可解决不了,有些人一出生啊,就是讨别人羡慕嫉妒恨的。”

宫雪琴气得吹胡子瞪眼。

白梦蝶对摄影师招招手,搂住崔庆玉的肩膀:“摄影师小哥哥,帮大家几个合张影。

主要凸显大家几个伴娘的年轻稚嫩,要让人一眼就看出大家是小姑娘,她是家庭妇女那种。”

宫雪琴笑得前仰后合:“小玉,我是拿你没办法,可小蝶却有。”

吉时一到,新郎来接亲,几个伴娘接红包接到手软。

又是一年春光好,总算到了白梦蝶大婚的日子。

几个好朋友说她明天就要嫁人了,再不疯狂就晚了,一大早上就拉着她去

狂欢。

吼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,这才喝饮料吃零食。

崔庆玉浅笑着对万家红道:“大家姐妹四个已经有三个结婚了,你也得加把劲。”

万家红现在淘宝店开的不错,而且还考上了公务员,作为一个女孩子,在婚姻市场条件相当好,可是缘份没到,她也无可奈何。

饮料喝得太多,白梦蝶想上洗手间,从洗手间出来,看见江南靠在走廊的墙壁看着她,显而易见,是在等她。

白梦蝶颇感意外,睁大眼睛问:“学长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江南眼里含着温柔的笑意:“因为想要见你一面,所以一直跟踪你到了这里。”

白梦蝶笑着道:“好了,咱们已经见过一面了。”

江南几步走到她面前,把她抱满怀:“我不仅想见你一面,我还想抱抱你。”

他就想简单的用力的抱一抱她,想了很多年,走廊的空调打得太大,有些冷,可他心里却满满的全是温暖。

江南很有分寸,只抱了她不到一分钟便松开了她,心酸道:“真舍不得自己喜欢的女孩将要嫁给别的男人。

小蝶,我为你备胎到底。

如果有一天你不幸的被全世界抛弃,就到我身边来,我把我的全世界给你。”

白梦蝶根本就不想要他的情深似海,握拳道:“我会幸福的。”

江南苦涩的轻笑:“我挺希翼你不幸的。”

白梦蝶张了张嘴,想说些什么,可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江南浅笑道:“不用安慰我,只要你以后一直相信我,相信我保留给你的东西都是最好的,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。”

然后冲她挥了挥手:“明天婚礼上见,我会给你包个大红包的。”转身便走。

白梦蝶抿了抿唇,冲着他的背影喊:“学长,你要加油噢!早日娶个美人老婆!”

江南只挥了挥手,没有回头。

陪着几个闺蜜high完了歌,吃了午饭,又逛了一会儿街,白梦蝶这才和她们分道扬镳。

五一那天天气好极了,风和日丽,绿树红花。

白爱国和石磊四点多就起来开始贴喜字,连走廊的扶手栏杆上都缠上彩色气球,家里处处都换成了喜庆的大红色。

造型师服装师化妆师围着白梦蝶团团转,摄影师摄像师跟踪拍摄她的全程。

吉时一到,就听到窗外的小区门口传来鞭炮声。

白梦蝶一身秀禾,一头珠翠,和几个伴娘挤着小脑袋从窗台看出去。

大嫂胜子媳妇赶紧上前扶着她满头的金钗玉钗,以免这些贵重物品从她顺滑的盘发里脱落。

接亲队伍在外面鞭炮齐鸣,已经把全小区的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。

有人一路在车前铺红毯,从小区门口一直铺到白梦蝶家楼下。

头车是陈俊南的迈巴赫62s,后面一溜排豪车。

陈家这种身份,根本不屑于炫富,可为了白梦蝶这个儿媳,还是俗气的高调了一回。

陈子谦一身笔挺修身黑色西装,为了搭配白梦蝶的秀禾做锦旗地方服,衣领做成短立的中式,型线线条延伸至胸口,领上点缀着一小朵极具中国特色的刺绣花朵。

怎么形容他的帅和美?一句话:骚包的不行。

前面的摄影摄像一直倒退着随着陈子谦的步伐跟拍,不说面色从容英俊非凡的新郎,单是后面的伴郎团也足以让所有人惊艳。

伴娘团们把房间门关上,换着法子整新郎伴郎,红包拿了一大把才把门打开。

看到一身秀禾的新娘子,陈子谦在心里赞道,我媳妇真美。

一个阿姨给新人端来一碗半生不熟的面条,让他们一人吃一口。

陈子谦吃了一口,皱了皱眉,白梦蝶吃了以后也跟着皱眉。

端面条的阿姨笑着问,“生的熟的?”在线制做锦旗

“生的。”陈子谦诚实的回答。

马上后面的阿姨一起起哄笑,“生啊,新郎说生!”

白梦蝶的笑脸跟身上的喜服一样红。

一长队豪车开出小区,在大街上招摇过市,引得不少路人驻足围观。

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造谣说,白家的小蝶嫁了一个三婚的老头,只剩一口气,进门就是现成的后妈,先是守活寡,随后守死寡。

别说白梦蝶没有听到这些话,就算听到了也不过是一笑了之。

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流言蜚语。

到了酒店要换婚纱。

当造型师拿出婚纱那一刻,纵然白梦蝶性格淡然也忍不住尖叫。

陈子谦从更衣室门口经过时,听见她的叫声,敲了敲门:“小蝶,你怎么了。”

一个伴娘把门打开一条缝:“你给新娘子定制的婚纱太漂亮了,新娘子高兴的都要翻跟头了。”

陈子谦开心的笑着走开了,那件婚纱是找名设计师设计的,当然漂亮了。

因为老太太观念老旧,不许白梦蝶穿白色婚纱,所以陈子谦让那个名设计师设计的是大红色的婚纱。

其实亚洲人的肤色更适合大红色,这件大红色的婚纱把白梦蝶衬托的白皙娇艳。

更惊艳的还在后面。

一个伴郎和五名保镖送来了一个方正的绒面首饰盒,说是新娘的首饰。

这首饰盒有点大,白梦蝶以为里面应该装着钻石项链和耳钉。

天蓝色的绒面礼盒被打开后,一群女孩子惊讶叹息。

窗外日光倾城,明媚的暖光透过落地窗洒入更衣室,将盒内的钻石皇冠照得格外璀璨。

白梦蝶心里有暖流流过,每一个平凡的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,陈子谦让她把梦变成了现实。

造型师帮她戴好皇冠,万家红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皇冠上那颗十几克拉的鸽子蛋钻石,难以置信的问:“这是真钻石皇冠吗?”

送给企业的锦旗崔庆玉虽然不是伴娘,却一直在白梦蝶身边帮她打点。

闻言,白了万家红一眼:“当然是真的,你没见这顶钻石皇冠是好几个保镖送来的。

再说了,陈子谦那么有钱,又不是定制不起一顶钻石皇冠。”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手机版网址: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